我和家教老師的那一夜

我叫阿給,家住台中,十四歲,就讀國三,最近因為學校教的數學、理化太難了,我在班上的成績下滑了很多,所以媽媽決定給我請了一個家教老師。

老師是現在逢甲大學的大三學生,帶著黑框眼鏡,長得倒還斯文,雖然不是帥哥,讓我有些失望,但比起班上那些臭男生,老師相對成熟的大學生氣息,反而更能勾起我這年紀的青澀少女吧!

最近全國共通基本學力測驗的模擬考將至,在媽媽再三請求下,家教老師答應家課幫我補習,偏偏碰巧爸媽工作上的問題,這個週末要上台北開會,只好留下我和老師兩個人單獨在家。

老師教我讀書,一直上課到了晚上十二點,我給數學的幾何原理弄得昏頭轉向,老師在教導上也著實費了不少心思,好不容易終於告了一個段落,時間已經是深夜一點多了……

繼續閱讀 “我和家教老師的那一夜”

女友的同學就該陪睡

之前有一次跟我女友一起去她好友家中拿東西,才發現她同學的胸部超大,屁股又翹,長的又是一級棒的,那天去時她剛好穿著小可愛,露出了那乳溝,看的我下體一直膨脹起來,回到家裏受不了只好操我老婆,雖然我的女友身材也很好,但是她朋友的身影還是讓我超級想幹她的,於是我便開始想辦法……

昨天早上我在路上看到她,便偷偷跟蹤她,跟蹤到她家時,在她開門的瞬間我便衝過去把她強押進去,我嗚住她嘴巴把她強押在地上,開門見山的跟她說我要幹她,還跟她說如果反抗的話我要打她,她便漸漸的不掙紮了,於是我便鬆開了我的手,但卻看她笑著對我,害我著實下了一大跳,被強姦居然還笑的出來,她看我突然愣住,便突然開口說:「你那天看我穿小可愛有勃起對吧?沒想到你居然會想來強姦我,呵呵,你很心急喔,反正我也很喜歡做愛,而且我也玩過一夜情,給你插其實也沒啥,不用壓著我,我會讓你滿意的。」

說完後我看她說的如此確切,便起身不壓在她身上,她帶我走向她的房間,我問她:「說如果你父母突然回來怎麼辦?」

她說:「我父母常出國辦公,跟本不常回來,更何況她們昨晚才去美國。」

聽她這麼說我便放心了,說著說著便到了她三樓的房間,她的房間又大又乾淨,一進門她便主動的先脫了她的衣服,只剩下那淡黃色帶點花邊的內衣內褲,那均勻的身材,碩大的胸部,修長的美腿,看的我下體一直膨大,從褲子外便看的出來它已經漲了起來,我一受不了便衝了過去把她壓倒在床上,她笑了笑說:「等一下嘛,別那麼急。」

說完便反過來把我壓著,她先幫我把上衣解開,接著便幫我把褲子拉下,此時我也只剩下一件內褲了,而那肉棒便頂著內褲突起在她的眼前,她把內褲拉下那肉棒便彈了出來,我那根肉棒可不是普通的大,足足有18公分。

她看見了也嚇了一跳說:「我從沒看過這麼大的肉棒耶!它一定很厲害!」

我說:「當然,待會我會用它讓你爽死。」

她笑一笑,便低頭開始吸我的肉棒。我的因為太大所以她沒辦法整根含入,她的口交功夫超級好的,用舌頭環繞著我的肉棒,還不時舔我的馬眼,吸的我的肉棒越來越大、越來越硬。

她吸了五分鐘左右,我便叫她把內衣內褲脫了,跟我玩69式(她吸我的肉棒,我舔她的穴穴)她一把胸罩脫下,她那碩大的兩粒奶子便彈了出來,粉色的乳頭已經硬了起來,無法一手掌握的大胸部,看的我超想吸……  她把內褲也脫了之後,便趴到我身上,繼續吸我的肉棒,我便開始挑逗她的淫穴。

她的淫穴外長的毛不是非常的濃,粉色偏紅的淫穴,已經溢出一點點淫水了,我從摸她的淫穴,舔她的淫穴,深入到把手指插入,她被我玩了三四分左右,便開始受不了了,猛叫猛呻吟的,我一直挖一直挖,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她便在我的高超指技下高潮了,而且還噴了我一臉淫水。

接著我讓她躺平,她喘著氣說:「你好厲害,光用手指就讓我高潮了。」

我說:「待會還有更強的哩!我一定讓你爽到升天!啊!對了,你應該有按摩棒吧?」

她便順手一指,指向床頭旁的一個抽屜,我便過去打開來看,哇靠!應有盡有,各式的按摩棒、跳蛋、以及保險套和事後避孕藥。

我隨手拿出一根看起來比較高級的紫色按摩棒,還有三個跳蛋,以及一個保險套,她隨即便說:「不用保險套,我今天是安全期。」

我便把保險套丟回去,然後我接著便叫她把腳張開,先拿一個跳蛋去玩弄她的淫穴。

她便又開始呻吟,玩了一下子我便把跳蛋直接塞入她的淫穴裏,她一直猛叫,我拿起另外一顆跳蛋又塞了進去,她的身體一直扭來扭去,而剩下的一顆跳蛋便拿來磨她的乳頭,她的下體塞了兩顆跳蛋,胸部也有一顆,而我便用我的嘴吻住她,讓她只能嗯嗯的叫,手則在搓揉她的巨乳,這樣子又玩了十多分左右,她便又再度高潮了,噴的床上濕了一片。

她一直喘氣,喘的說不出話來,只是一直等待我的下一步動作。

我把跳蛋拿出來丟在一旁,拿起按摩棒,切下開關,她便開始微幅的震動,我二話不說,直接用力的插入淫穴裏,她大叫了一聲:「啊……不要……我好累……等一下啦……阿阿……嗯……停……停一下……」。

我不管她的哀求,用力的抽送按摩棒,把按摩棒的頻率漸漸調到最高,搞的她淫水一直洩出來,一直叫:「啊……不要再挖了啦……啊……又快出來了……等……等一下……阿……嗯……我又快了……阿……」隨之的淫水又噴了出來。

她流了一身汗,一直喘氣,邊喘邊說:「噢……你好厲害,我都已經高潮三次了,可以停了嗎?」

我說:「你是高潮過了啦!但是我還沒耶!」

她看一看我那巨大的肉棒,嘆氣說:「噢……我會死翹翹啦!」

我笑一笑說:「休息夠了吧?那我要進去了噢!」

她點一點頭,我便把它的腳張開舉起來,把肉棒對準穴穴,便慢慢的插了進去,我發出:「歐……」的一聲,她也把身體稍微的弓了起來,發出「嗯……」的聲音,插進去半隻多左右,便頂到了盡頭,我說:「哇……好緊噢……我沒辦法整根插入耶!」。

她說:「廢話……你那根那麼長,整根插入還得了?快點動啦!我好癢噢!」。

我笑一笑說:「待會一定叫你求饒!」說完便開始抽插。

「嗯嗯……好大……好粗……噢……好爽……再來!再來……阿……」

我一直插,越插越大力,她的淫水也一直被挖了出來,而且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

我一直插一直插,她便一直叫:「阿……好……厲害……再大力一點……」

我知道女生的陰道子宮收縮力很好,便越插越進去,每一下都頂到底,她一直猛叫狂叫,我維持正常體位插了十分鐘左右,便叫她學狗的方式背對著我,我把臀部扳開,用力一下插到底。

她又開始:「阿……受不……受不了了……停一下……阿……嗯……不要……阿……感覺又來……來了啦……慢……慢下來……阿……嗯嗯……阿……快了……快出來了……阿阿……再來……阿……大力點……」

我一直插,幾乎整根都插進去了,也難怪她會那麼爽了:「阿……要了……出……快出……出來了……阿……嗯……」她的陰道用力一縮,便第四次高潮了。

我把肉棒拔出來,她趴在床上猛喘氣,說道:「嗯……好大支……好強噢……把我爽死了……真是受不了……嗯……」我讓她休息了五分鐘左右,便叫她翻過來,我要再用正常體位插她,她說:「你都插那麼猛,我好累,這次我要在上面。」

說完我便聽從她的話,躺平在床上,她跪坐在我的肉棒上,用手拿著肉棒對準她的穴口便坐了下去,坐到我肉棒進入到一半時便又頂到底了,她便沒再繼續坐下去,我便突然兩手握住她的小蠻腰,用力往上一挺,便整根插入了。

她大叫了一聲,便說:「讓我自己動,你都那麼大力,弄得我好累……」

我便任憑她在我身上起伏擺動,她慢慢的坐下去又上來,持續這個動作,但是速度很慢,我便說:「這樣我都沒啥感覺。」說完我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再度用手扶住她的腰,快速的抽送。

「阿……停啦……不要……好累……等一下啦……阿……歐……阿嗯……不……阿……太大力……小力一點……我的小穴會……阿……壞掉啦……阿……等……慢……阿……爽死了……阿……升天……阿……好……停一下……嘛……阿……嗯嗯……」

隨著她的身體擺動,她的胸部也上下劇烈的晃動,看的我好爽,也一直猛插,這樣又插了十多分鐘,我也覺得我快高潮了,我便又讓她躺平,繼續猛烈的抽插。

「阿……我又快……出來了……等一下……阿……又快升天……了……阿……」

我也覺得我也快出來了,便說:「再一下子,我也快了。」

「阿……阿……又……阿……嗯……出來了啦……」

她便第五次高潮了,她說:「再休息一下啦,阿……不要一直插……停一下啦……」

我便說:「阿……我也快了……再一下……噢……嗯……要來了……要射在哪……阿……我想射在嘴裏……好嗎……嗯……」

她邊叫邊說:「不要……阿……不要射在嘴裏……射在裏面……就好了……」

我說:「好啦……阿……射在嘴裏……好啦……」

她一直邊叫邊搖頭,我便加速抽插,弄得她一直叫,我一直邊插邊問她可以射在嘴裏嗎,她最後又快要六次高潮了,而且在我的猛烈抽送下,終於說:「阿……好啦……隨便你……阿……我又快了……阿……出來了……」

她的第六次高潮使得陰道再度猛烈縮,我的精液也衝了出來,我便快速拔了出來,把她拉起來,讓她含住我的肉棒,我的濃稠精液便都射在她嘴裏。我射了好多,等我拔出我那已半軟化的肉棒後,她便累的躺在床上喘氣,還有點精液從她嘴邊流出,我也躺在她旁邊休息,無意間看到牆上的時鐘,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了。

我們靜靜的躺了兩三分左右,她終於開口說:「好強噢!你真厲害,搞的我好爽,但也累的半死。」

我笑一笑說:「我剛剛就有說我會讓你爽到升天爽到死了阿!」

我們互看對方,笑了出來,不記得過了多久,我們都睡著了,等到醒來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我把她也叫起來,跟她一起去洗澡。

她家浴室很大,還有按摩池耶!她用胸部幫我洗身體以及肉棒,搞的我又硬了起來,我們便又在浴室搞了起來,搞到四點多我才又二次高潮,而她又高潮五次了。

接著我們都很餓了,便在她家吃了個泡麵看個電視,沒想到切看電視便又看到鎖碼台的A片,所以,我便跟她搞了第三次,等到第三次完時已經八點多了,而我們的泡麵則泡爛了,所以我們便一起去吃牛排,我看她被我操的那麼累,所以牛排錢便是我請她的,出了牛排館我便跟她說再見,她突然跟我說:「你真的好強,我以後都會找你幫我解決生理需求噢!」

我答應了她的要求,便帶著一個疲憊的身體,卻有著極度高興的心回家。

我的表姊產乳中

「母乳中含有豐富的營養,母乳餵養不僅可以讓嬰兒健康的成長,而且還可以提高嬰兒的抵抗力,所以我們提倡母乳餵養。」電視中幾個醫生坐在一個桌子旁邊大談母乳餵養的好處,我打了個呵欠。

「什麼母乳餵養好啊,是人奶就可以了。」表姐從浴室裡走了出來,身上圍著一條大毛巾,兩個豐滿的乳房在毛巾下頻頻向我示意,表姐看著電視然後躺在坐在我的身邊,她把毛巾解了下來,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沒錯,我就是喜歡人奶。」我坐了起來,然後從後面抱住表姐,雙手從她的腋下穿過玩弄著她兩個豐滿的過頭的乳房,手指在她硬幣大小的乳暈上輕輕的摩擦著。

「你啊,從小就玩它們,都這麼大了還沒玩夠啊。」表姐挑逗的說。

「那當然了,我就是喜歡吃你的奶。」我說著探頭過去吮吸著她的乳頭,因為是剛洗澡完,所以她的乳頭上涼颼颼的,嘬起來異常的舒服。

表姐的話沒有錯,我就是吃她的奶長大的,要說這原因,還的從我外婆那裡說起,我外婆今年已經九十歲了,當時在解放初期,有位偉人說出了「人多力量大」的言論,出於對這位偉人的崇拜,那時候全中國的人都響應這個號召,大家白天建設國家,晚上則忙著製造新的生命,可惜我沒有生在那個年代,根本不用為懷孕的事情發愁,有了就生下來,哪想現在,要是我女朋友有了,我還的千方百計把孩子弄掉,雖然我也知道那是不負責的行為,但是社會環境讓我沒辦法太早要孩子。

我外婆就是經歷了那個時期,那個時候一家生個四五口人都是正常,而我外婆和我外公很厲害一口氣生了八個,七女一男,超額完成任務。在這幾個孩子中,我媽媽是最小的孩子,更有意思的是,我那幾個姨和我唯一的一個舅舅,他們生的孩子都是女孩子,只有我媽媽和我爸爸爭氣給把我個生了下來,所以我就是在女人堆中長大起來的,爸爸在部隊工作,工作很辛苦,所以很少回來看我。

媽媽是個拖拉機手,所以生下我後只休息了幾天就又投入到了生產第一線,過度的勞累以及營養的不均衡使媽媽的奶水少的可憐,媽媽也沒辦法,外婆只有抱著我四處去找奶吃,可是那時候大家都在忙,哪有時間管我,就在這時候,表姐來到了我們家裡,表姐是我二姨媽的大女兒,她十七歲時就結婚了,結婚一年後就有了孩子,但是孩子生下來沒有多久就夭折了,後來她聽說我在家裡沒奶吃的事情後就立刻來到了我家,擔當起了餵養我的重任。

在我的記憶中表姐的奶不是甜的,但是喝起來卻是很舒服,後來聽表姐說,我在吃奶的時候很霸道,在吃一隻乳頭的同時,手還要抓著另一隻,不到吃飽就不放手。

表姐一直餵我到了三歲,我那時候才戒奶,就這樣在大家的關注之下,我慢慢的長大了,一切都很順利,表姐同我的關係非常好,每隔一段時間她總是會來看我,不是給我錢就是給我什麼好玩的東西,而每次表姐一來,我都會找機會吃她的奶,就這樣一直到我上了中學,表姐同表姐夫為了工作的需要搬到了另一個城市,我只有通過電話同她聯繫。

因為我自小是在女人堆中長大的,所以我對女人就特別的感興趣,後來我上了高中,認識了各種各樣的女人,認識的女人太多了,以至於忘記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同哪個女的了,但是當我明白了男女之間的事情以及親身體驗過後我對表姐的感覺就變了,每次回憶起小時候吃她的 奶的情況我都會異常的興奮。

記得在高二的時候,一次回到家裡,就聽說了關於表姐的事情,表姐和姐夫的關係越來越差,兩人最後終於離婚了,但是法院卻將孩子判給了姐夫,表姐從法院走出來的那一刻就變的神情恍惚。

「你就要放暑假了吧,你到你表姐那裡去呆幾天吧,順便安慰一下她。」媽媽對我說。

「為什麼是我啊,我明年就高三了,可是要高考的啊。」我假意推脫,其實我也是很想去表姐那裡。

「什麼你啊我啊的,你忘了你是喝誰的奶長大的。」媽媽說道。

「好吧。」我說,心裡卻是很興奮,很多年沒見到表姐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麼樣子了。

放假後我便來到表姐所在的城市,我按照地址找到了表姐家,我站在門外,按響了門鈴。門開了,開門的正是表姐,但是卻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了,記得表姐搬走的時候,她是那麼的成熟,豐滿,但是現在的她卻是面色蒼白,頭髮乾枯,惟一沒變的是她的乳房,一雙乳房掛在胸前,還是那麼的豐滿。

「表姐。」我試探著叫了一聲。

「你是……啊!小弟!」表姐認出了我,暗淡無神的眼中有了光芒。

「是我。」

「快進來,進來。」表姐把我拉到了屋子裡,然後把我按在沙發上,「你先坐,我去給你倒水。」

「表姐,不用忙了,我不渴。」我說。

表姐人已經走進了廚房,我坐在沙發上,打量著表姐的家,房子很大,但是東西卻不多,客廳裡只有一個沙發一張桌子,桌子上是一台老式的彩電。表姐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端著水和水果走了出來,她把東西放在桌子上,然後坐在我身邊。

「真沒想到,你長這麼大了。」表姐用拉著我的手說。我笑了,沒有說話。

「哦。等我一下,我去餵孩子,就來。」她說著站了起來向裡面的房間走去。

「孩子?」我愣了,孩子早就判給姐夫了,在還有一個,我不明白,於是站了起來走到了表姐的房間。

房門沒有關,我看到表姐側躺在床上,她背對著我,看她的樣子好像真的是在給小孩餵奶一樣。「慢點吃,你要把媽媽的奶咬掉啊,等一下讓你出去看看你舅舅。」表姐說。

我半信半疑的走到床邊,表姐的身旁是一個布娃娃,表姐姐正把自己的乳頭往娃娃嘴裡塞,看到這裡我在也看不下去了,我走到床邊抓起那個布娃娃用力的扔到地下。

「啊,小弟你幹什麼啊,我在給孩子餵奶啊。」表姐說著又要去撿那個娃娃。

「表姐。」我叫了有一聲,然後把她按到在床上,不讓她再去碰那個娃娃。

表姐被我壓在身下用力的反抗,兩個豐滿的乳房左右晃動,過了一會表姐停止了動作,眼淚從眼角流了下來。我鬆開了表姐,她坐了起來,沒有再去撿那個娃娃,而是靠在床頭,我坐在她身邊,拉著她的手,眼睛卻盯在她的乳房上,那雙我在熟悉不過的乳房依然是那麼的可愛,看著兩個深色的乳頭,我忽然有強烈的願望要吮吸它們。

「表姐。」我叫了一聲,然後盯著她的眼睛。

「嗯。」她看著我點了點頭。

我慢慢的低下頭,然後張口含住了其中的一個乳頭用力的吮吸起來,但我的舌頭在接觸到表姐乳頭的瞬間,我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從舌頭上傳來細膩的感覺乳房無法控制自己,我越發的用力吮吸起來,同時手玩弄著另外一個乳頭。

表姐的手放我的頭上,享受著我的吮吸。我吮吸片刻後把臉埋在兩個乳房之間,雙手抓著兩個乳頭一起把玩著,然後手從她的乳頭上滑到了她的腰間,我用力的報著她,嘴唇輪流 吮吸著她的乳頭。

「啊∼小弟」此時表姐不僅被我換起了心中的母性,同時也喚起了她作為女人 的本能,她的手在我後背上一陣亂摸。我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她的乳房,嘴唇從她的乳房一直親吻到她的脖子,最後我來到了她的嘴唇邊上,親吻著她的鼻尖,然後我用舌頭舔掉她眼睛旁的淚水,最後又開始吮吸她的耳朵,但是就是沒有親吻她的嘴唇。表姐對我的這一動作不是很滿意,她用手捧起我的臉,看著我的眼睛。

「你不喜歡表姐嗎?」表姐問。

「不,我很喜歡,在我心目中,你就像我媽一樣。」我說。

「我現在要你把我當女人看。」她說著主動親吻著我的嘴唇,舌頭伸到我的口裡同我的舌頭激烈的攪動在一起。

既然表姐都這麼主動了,我也就不客氣了,我們兩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我的手已經不滿足在她的上身撫摸了,而是慢慢的向她的下體轉移。表姐依然沈浸在我的親吻中,對於我的一切行動都是亮綠燈,所以很快我就將她的褲子脫了下來,我的手指靈活的從她黑色的內褲的邊緣伸了進去,摸著她毛茸茸的陰部。

我的嘴唇在她的乳房上吮吸片刻後便直接來到她的陰部,此時表姐仰面躺在床上,雙腿分的很開,茂密的陰毛從內褲的兩邊露了出來,我的手指被陰毛纏住,但是我仍然插到了她的陰道中,濕潤的陰道十分的溫暖,但是較天氣的炎熱卻顯得那麼的舒服,我輕輕的較動著手指,手指減摩擦著敏感的陰道壁,我每攪動一下,表姐的身體就抖一下。

表姐的雙手捏著自己的雙乳,喉嚨裡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我拉出手指將上面的液體塗在她的陰毛上,然後雙手開始玩弄她的陰蒂,那棵敏感的小肉芽很快就在我的挑逗下硬了起來。我伸出舌頭舔著略帶有鹹味的陰蒂,呼吸著表姐陰部的味道,同時我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我脫衣服的速度絕對夠快,當內褲拖下的時候束縛了半天的陰莖終於得到了釋放。

「哇∼想不到它這麼大了。」表姐盯著我的陰莖說。

「嘿嘿。」我想起了在小學的時候,表姐來我家裡看我,晚上我們在一張床上睡,那時候我還小,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摸著表姐的乳房,表姐呢則用兩個手指玩弄著我還沒有發育的陰莖。現在我的陰莖已經不是她能用兩個手指就能玩的了。

表姐一隻手托著我的睪丸,另一隻手前後套弄著我的陰莖,我舒服的靠在床上,欣賞表姐的身體,一想起當年餵我奶吃的表姐現在和我在一張床上,而且是即將進行男女之間最快樂的事情,我心裡一陣的興奮。

「表姐,給我舔一下吧。」我說。

「不要,好髒。」表姐說,但是卻用龜頭在她的臉上摩擦著。

我用手拉著陰莖硬往她的嘴裡塞,她開始緊閉著嘴,所以我的龜頭只能在她的雙唇同牙齒之間慢慢的摩擦,但是很快她就張開了口,我興奮的把陰莖插了進去。表姐好像不太善於口交,她只是笨拙的吮吸著,舌頭僵硬的在龜頭上摩擦,牙齒刮的我好疼,但是我卻十分的興奮,我看著龜頭進出於姐姐的雙唇之間,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慢慢的表姐適應了我的節奏,開始用力的吮吸起來。

陰莖上傳來的快感讓我幾乎不能自已,我摸著姐姐的臀,離婚的打擊讓表姐消瘦了不少,我輕輕地將陰莖從她的口中拉了出來。

「表姐,今天我要讓你喝一次我的奶。」我說。

「哦?」表姐望著我,然後用手擦去嘴角的口水。

「你躺在這裡。」我指揮她仰面躺在那裡,我來到她的雙腿之間,然後拉下她的內褲,我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摩擦幾下後用力的插入了她的陰道中。「啊..」表姐輕輕的叫了一聲然後雙腿猛的擡起盤在我的腰間。

我雙手按著她的乳房,然後開始抽插起來,表姐的陰道雖然不像少女般的刺激,但是抽插起來也很有味道,真是沒想到,她已經生了兩個孩子,但是陰道仍然能保持這樣的彈性,看樣子她老公並不經常同她做。

她的陰道很快就已經適應了我的陰莖,熱熱的液體將陰莖包圍,我抽插起來十分的舒服,她的雙腿此時也是用力的夾著我的腰,大概要要以次來發洩陰部的快感吧,我被搞的差點喘不上氣來。我抓住她的雙腿,然後親吻了一下她的腳趾後把她的腿放在肩膀上,這樣不僅我有了更大的空間,她的陰道口也寬敞起來,我進出更加的自如。

幾分鐘的抽插對於一個好長時間沒有被男人愛撫過的女人來說絕對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刺激,表姐的陰道在這幾分鐘內有了很大的變化,開始只是靜靜的任我插入拉出,但是現在它已經知道如何讓自己更舒服,於是在我抽插的時候就給我製造更多的阻力,增強了我們之間的快感。

我因為剛剛經歷了旅途的勞頓,所以很開我就沒了力氣,抽插的頻率以及幅度都變小了,但是即使是這樣表姐依然十分享受,我壓在她的身上,雙手捏著她的乳頭,然後我湊到她的嘴唇邊,親吻著她的嘴唇。表姐立刻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同我熱烈的親吻,彷彿通過這種方式來釋放激情一樣。

就在我們親吻的同時,表姐的眼睛中忽然有了興奮的光芒,她松我的嘴唇大口的呼吸,陰道在這時候忽然猛的收縮起來,緊緊的夾著我的陰莖,就在我納悶的時候,忽然有一個小小的肉芽跑到我的尿眼中,我立刻渾身酸麻無力,就在熱熱的液體將我陰莖包圍的同時,我也到了高潮。

我立刻將陰莖從表姐的陰道中拉了出來,然後我騎在她的胸上,把陰莖塞到她的口中,我抽插幾下後濃濃的精液噴到了她的口中。「咕咕∼」幾聲後,表姐將口中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我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從她的胸上滑了下去躺在表姐的身邊,但是陰莖依然在她的口中,表姐用舌頭在我的尿眼中舔了片刻後才將陰莖吐出,她伸出舌頭將嘴唇上的精液舔乾淨,然後同我並排躺在一起。

「好喝嗎?」我笑著說。表姐點點頭。

後來我才知道,表姐在離婚後因為受到太大的打擊所以出現了輕微的精神分裂,每天把布娃娃當成自己的孩子,不過現在她不用娃娃了,因為只要每一次她一想自己孩子,我就扮演起孩子的角色來吃她的奶。就這樣我在表姐家裡呆了一個月,開學後不久我就和媽媽說要轉學,一來表姐的那個城市還算是比較有名,有幾家重點院校,在加上,我在那裡也可以照顧表姐,在後來二姨媽和媽媽考慮後便同意了。

表姐的病情好轉後自己用字的繼續以及離婚後表姐夫給的錢開了一家大的理髮店,自己做老闆,生意也還算可以,所賺的錢可以不但可以維持我們的生活還有部分剩餘。

「想什麼呢?」表姐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叫醒。「嘿嘿,想以前呢。」我摸著她的乳房說。表姐也笑了,她低頭舔著我的乳頭,手抓住我的陰莖然後慢慢的插到自己的陰道中,她慢慢的上下套弄著。

「小弟,你..你說我們..我們要個孩子好嗎?」表姐一邊套弄一邊說。

「不好。」我說,同時雙手玩弄著她的乳房。

「我..我不是說我們生..我們是近親肯定不行,可以..可以抱養一個。」她每說一句話都十分的困難。

「不。」我說著陰莖用力的頂了她一下。

「為什麼?」表姐停止了動作望著我。

「我擔心孩子會和我搶奶啊。」我說。

「呵呵,你這個壞蛋。」表姐說著吻上了我的嘴唇。

野獸與校花

我叫葉守,年齡18,在某省會城市裡的一高中念高三,身高183CM,體格雄壯,相貌一般般,配上我的身材有點典韋的氣質,所以就有了個外號“野獸”。雖然我被人稱為野獸,但是我是個老實本分的孩子,打小就不會偷雞摸狗,打架鬥毆,記得小學時,我就是班裡最強壯的,但是經常被一些有混混潛質的瘦弱小孩欺負,因此知根知底的人管我叫“柔弱的野獸”。

我還是一個孤兒,從小生活在福利院,一直靠著國家的救濟生活。一直到17歲領了身份證之後,才繼承了家裡的遺產一所老舊的房子,幸好面積蠻大。

繼續閱讀 “野獸與校花”

沉睡在我跨下的女老師

景老師是我中學時的英語老師,三十六七歲,一米六二左右,漂亮的臉蛋和豐碩的身材一直是同學們議論的話題。當時我經常被她責罰,一會兒要罰站,一會兒要抄課文,憋了一肚子的氣。那年暑假,我幾乎天天去她家補習英語,幾次偶然的機會讓我能跟她一親芳澤,也消了我滿肚子的怨氣。

那天中午去她家的時候,他老公正扶著她來到樓下,打過招呼之後,他跟我說,景老師在喝醉了,剛好他下午有點急事,叫我把景老師送上樓去,然後自己先自習一會兒,等景老師醒來後再幫我補習。我一看正是報複景老師的大好機會,於是一口答應,接過鑰匙,便扶著景老師上樓了。

繼續閱讀 “沉睡在我跨下的女老師”

暴虐輪奸柔弱校花

雯是某高校校花,人長的漂亮,學習也很不錯,為人溫柔端莊,男同學都稱之為淑女。這樣的女生當然會有很多追求者,但她認為現在還早,畢竟還沒到該談戀愛的時候,所以也就回絕了那些天天遞情書的“帥哥”們。這些在她看來並沒有什麽不對的舉動,卻招來了不少男同學的憤恨,因為大多數男人還是很要面子的,他們丟不起這樣的臉。

冬夜。

“時間不早了啊……”文雯邊看表邊加快腳步。

“又到這裡了……真討厭啊!”經過一條漆黑小徑中一座舊宅時,文雯不覺感到一絲陰森的古怪感。很討厭這裡……但這裡又是回家的必經之路……自從學校加了晚自習後,每天都要很晚才能回家,路過這裡總會有一些不快……正要加緊步伐,文雯忽然聽到身後有奇怪的呼吸聲。她剛要回頭,便感到一件冷冰冰的東西貼到了她的脖子上……“別回頭,跟著前面走!”文雯這才發現從前面拐角處又走出了幾個黑衣人,正打著手勢要她跟著走……“怎麽回事?你們是誰?要干麽?!”文雯開始慌作一團,“你們要帶我到哪裡?”“嘿嘿,別問那麽多了,跟著走就是了,你最好聽話點,不要大喊大叫,否則……”說著,後面的人晃了晃明晃晃的刀子。迫於對刀子的懼怕和淑女的矜持,文雯只能乖乖的跟著前面的黑衣人走進了那所很令人反感的舊宅。

進屋後文雯被推進了一間10平方米左右大的小屋子,最後進來的人用腳踢上了門。文雯數了數,一共有七個人。七個黑衣人不說一句話,只是冷冷的盯著文雯看。“請問……”文雯怯怯的說,“你們找我有什麽事嗎?我……我要趕快回家啊……”拿著刀的那個黑衣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文雯,頓了一頓說:“龍八那小子說的果然沒錯,這馬子條件真不錯……”說著,便去脫文雯的鴨絨大衣。

“你干什麽!”文雯驚懼的說。“干什麽?你說我們干什麽?嘿嘿……”“你別過來,過來我就叫了!”“你叫吧,有人聽的見嗎?”旁邊一個最高大的黑衣人冷冷的說。“我、我不……求求你們,放我走吧……”“放,我們一定會讓你走的,但你要先讓我們哥兒幾個取取暖啊……這大冷天的……”另一個黑衣人邊說邊一把扯住文雯的頭髮,把本來坐倒在地上的她拽了起來。四個人走上去,牢牢的抓住文雯的胳膊和腿,並用塊大手帕塞住了她的嘴。“嗚嗚……嗚”文雯不停的扭動著身體,眼中盡是驚恐和求情的目光。用刀的人邊用刀劃文雯的大衣和校服,邊說:“聽說你是你們學校的校花啊?是不是?不錯,果然不錯,今天兄弟們又能開一次葷了……”扯下殘破的外衣和毛衣,只剩下一件白襯衫了。“果然是淑女,還穿襯衫啊,多端莊啊……”一個黑衣人一把握住了文雯的右乳。文雯身體猛的一顫:“嗚嗚,嗚!!”“咦?這麽敏感?還是處女嗎?”正在脫衣服的黑衣人瞪大了眼問道。文雯點點頭。一個黑衣人取出了塞在嘴裡的手帕,問道:

繼續閱讀 “暴虐輪奸柔弱校花”